• 清明节 2013.04.04

    死亡是生命的结束,没什么可怕的。你身边的活人可以为了利益跟你勾心斗角,但是死人不会。我就想让逝者干净漂亮地走完最后一程。

    • 1奶奶去世时遗容憔悴 刺激我下决心报考殡仪专业
    • 2我就是喜欢这个行业 我不愿跟人介绍它也不愿听外界评论
    • 3从业7年我已没有恐惧 我一直觉得这是个积善行德的行业
    • 4活人有时候比死人更可怕 和逝者相处令我了无杂念

    谭孟跃在工作室里为一位逝者做遗体整容。谈及自己的从业感受,她说,“我就想让逝者干净漂亮地走完最后一程。”

     

     

    殡仪馆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7点到下午两点,下班以后,谭孟跃会和同事一起看看电影、逛逛商场、聊聊日常琐事,跟其他女孩子没什么两样。图为下班后,谭孟跃到自己经常去的一家理发店做头发。

    我就是喜欢这个行业 我不愿跟人介绍它也不愿听外界评论

    凤凰网文化:就你也接受这么多访问了,你觉得就是,你会排斥这些采访吗?

    谭孟跃:我不愿意接受采访。

    凤凰网文化:为什么呀?

    谭孟跃:我觉得没什么必要,我就是自己喜欢这个行业,我不愿意跟别人介绍我的行业,我也不愿意说,听别人说你这行业是好啊,是坏的,不愿意听外界人的这个评论。

    凤凰网文化:那大家就是对你这个行业也不是太了解,就觉得你这个行业挺神秘的,或者说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但是让别人更多地去了解这个行业,不是更好吗?

    谭孟跃:这个就是一个行业,没什么神秘的。

    凤凰网文化:可能你自己觉得不神秘,但是在外界人觉得可能它真的还挺特殊的一个行业。

    谭孟跃:这个行业我觉得介绍的太多的话,有可能会觉得是对逝者的不尊重。

    凤凰网文化:但这是对你职业本身的一个了解,对逝者怎么会有这样的影响呢?

    谭孟跃:因为我觉得这个,谁家发生这种事,就失去亲人这种事,全都不愿意和别人说。

    凤凰网文化:刚才你说了你喜欢这个职业,是从一入行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喜欢)?

    谭孟跃:一直都挺喜欢的。

    奶奶去世时遗容憔悴 刺激我下决心报考殡仪专业

    凤凰网文化:那还得聊一下,你当初,怎么样就是,什么样的机缘,或者什么样的巧合,使得你进入这行了。

    谭孟跃:当初报考志愿的时候我选的这个行业。

    凤凰网文化:就是高中考大学是吗?

    谭孟跃:是初中。

    凤凰网文化:它是一个中专性质的是吧?

    谭孟跃:对,专业是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

    凤凰网文化:你初中毕业,然后就了解这个行业了?还是你亲人,或者别人给你介绍的?

    谭孟跃:我了解。

    凤凰网文化:你那个时候怎么就已经了解、知道有这个行当?

    谭孟跃:殡仪技术与管理嘛,殡仪的意思。

    凤凰网文化:我知道,但是一般初中生的话,怎么就会选择这个行业?而且还直接就不考高中了直接就报考这个专业,学习这个。

    谭孟跃:因为初中的时候,报考志愿之前,我的奶奶去世了,然后看见她面容憔悴,心里非常难受,所以我就想利用自己的双手为更多的人化一下妆,送他们走最后一程。

    凤凰网文化:就因为自己的奶奶当初走得时候那样,然后你就觉得自己需要肩负这样的责任。当时你自己是有意识地觉得肯定会有这样一个行业来照顾逝者?

    谭孟跃:因为那个志愿书上都写着呢,等等我想想那是叫志愿书吗,报考志愿书。

    凤凰网文化:填报志愿的那个。

    谭孟跃:对,就那个。

    凤凰网文化:所以你当时义不容辞地就填了那个?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我想问一下你从小家庭环境大概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兄弟姐妹?

    谭孟跃:我有弟弟。

    凤凰网文化:有个弟弟,亲弟弟吗?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成长环境呢?

    谭孟跃:挺好的,挺和谐的。

    凤凰网文化:你奶奶是,大概是你在几岁时候去世的?

    谭孟跃:是我上初三那年。

    凤凰网文化:如果说一般的小孩,他的这个,有的时候他的价值观,怎么选择,包括他高三的时候报志愿,很多都是听从了家长的意见,报这个好,报那个好。不过刚才在那个,火化的那个人,你就说的是,他是被人忽悠进去的,说这个殡葬行业暴利,好赚钱。我就比较想了解,就是初三的时候,你的这个性格是非常地执拗,就是已经认定了这个事情我必须要做,就当时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能不能大概描述一下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形?

    谭孟跃:我小时候是我奶奶带大的,跟奶奶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后来就去世的时候,看着她脸色特别难看,心里特难受,然后就坚定了我报这个志愿的决心。

    凤凰网文化:那个时候就是,就这个相对来说的话,你那个时候对,比如说活人死人这个有什么概念?就比方说别人说我很忌讳这个东西。

    谭孟跃:当时没有什么忌讳不忌讳,没想那么多,我就想报这个。

    凤凰网文化:这是你单纯的想法?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就因为看见自己奶奶走得那么憔悴?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但是那个时候应该有殡仪这个行业吧。

    谭孟跃:正好赶上有一批,后来我就报了。

    凤凰网文化:我是说当时您奶奶就是,也没有,就是她逝去时候有没有化妆。

    谭孟跃:也有10几年了,10年或者11年,那时候肯定也不是说现在这么完善,也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技术。

    凤凰网文化:就那个时候的话,这个就是完全你的主动选择。

    谭孟跃:对。

    通知书下来父母才知我报的殡仪专业 但这是我16岁完全理性的决定

    凤凰网文化:你的同学有选这个行业的吗?就是这个专业的吗?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你最后怎么说服自己父母,就是同意你去填报这个专业?

    谭孟跃:之前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妈就跟我急了,就是说你怎么报这个呀,不是说让你报护理吗?我妈一直想让我当护士,然后我跟我妈就,我们俩人就冷战上了,冷战了半个多月,实在是我妈看我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后来就跟我商量说,要不咱学个中药,或者别的什么行业,然后我就一直都没同意,最后就听我的了。

    凤凰网文化:等于是先斩后奏,你都拿到通知书了。

    谭孟跃:我妈不知道我报这个专业。

    凤凰网文化:你爸爸呢?

    谭孟跃:我爸更不知道了。

    凤凰网文化:你这背着所有人报这个专业,等到那个通知书下来,他们所有人都惊着了?

    谭孟跃:他们说是要让我上高中,或者说就是上护校。

    凤凰网文化:但是你是背着他们,然后又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我比较好奇,是不是做这个行业的人必须有特别强大的理性?

    谭孟跃:对,应该有。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如果回想的话,觉得自己当时报这个专业,选的这个行业是感性大于理性,还是经过冷静思考之后的?

    谭孟跃:完全理性。

    凤凰网文化:就你那个时候,初三时候十几岁?

    谭孟跃:16。

    凤凰网文化:16岁,就是完全理性的决定。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那你跟你奶奶的感情也是很大的一个因素对吧?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那你当初就是报考这个专业有没有想过就是你以后可能,你自己的生活,会受这个行业的影响?就是别人可能会觉得你干这个,跟死人打交道。

    谭孟跃:没想过,没想那么多。

    凤凰网文化:没想那么远?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就当时想报就报。那个学校是在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谭孟跃:我那学校是首都铁路卫生学校,在丰台区。

    凤凰网文化:它底下还有这个专业?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学了几年?

    谭孟跃:三年。

    凤凰网文化:然后学完就分配到这儿了吗?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就一直做遗容师?

    谭孟跃:不是,那个叫整容师,最开始是在引导中心,就跟他们引导员一样,带着家属办手续。后来是我们这儿整容组跟引导中心属于一个部门,然后就是空闲的时候跟着师傅去学整容,干了三年,然后调到业务厅,业务厅干了四年,然后调到业务科。

    从业7年我已没有恐惧  我一直觉得这是个积善行德的行业

    凤凰网文化:那你第一次就是自己一个人直接接触逝者?就给他整理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谭孟跃:刚来这儿没多长时间。

    凤凰网文化:7年前?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什么感觉?

    谭孟跃:之前是没太多接触过。

    凤凰网文化:你上学的时候没有接触过吗?

    谭孟跃:上学的时候只是看过,没动过。

    凤凰网文化:就是自己没有上手过。

    谭孟跃:没碰过,上学的时候有标本。

    凤凰网文化:那你自己工作了,第一次弄的时候,你跟他相处的时候什么感觉?

    谭孟跃:有点害怕,时间长了就好了。

    凤凰网文化:有点害怕,你害怕什么呢?

    谭孟跃:没动过死人,就是没接触过去世人,自从工作以后才接触到去世人,时间长了就觉得逝者没什么可怕的。

    凤凰网文化:你刚开始只是有点害怕是吗?

    谭孟跃:刚开始是因为没接触过,接触时间长了就觉得没什么可怕的。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就是,只是把你的工作当做工作,就没有任何的一些个人的情绪,或者你带着恐惧的心理?

    谭孟跃:现在一点也不恐惧,就是。

    凤凰网文化:就完全只是工作。

    谭孟跃:对,就是工作。

    凤凰网文化:你时间久了会觉得这个工作挺机械的其实,挺单调的吗?

    谭孟跃:没有,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积德行善的行业。

    凤凰网文化:我看你每次给逝者整理的时候会先给他鞠躬。

    谭孟跃:对。

    我就想让逝者干净漂亮地走完最后一程

    凤凰网文化:你帮逝者整理地时候心里会想什么呢?

    谭孟跃:我想着要把他,把去世人化得漂漂亮亮的,让他干净地,漂亮地走完最后一程。

    凤凰网文化:那比如说如果有一些,就是你生活中的一些琐事什么的,影响了你的心情,但是你还必须得上阵,然后工作。那个时候就是,你一旦工作就会马上忘掉这些烦心事什么的吗?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其实这个工作,带给你的也是一种自我的一种净化的感觉是吗?

    谭孟跃:有点吧。

    凤凰网文化:你有没有见过你很熟悉的人?

    谭孟跃:我见过我熟悉的人,那就是我奶奶。

    凤凰网文化:但是后来你化过这些都没有是吗?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经你手的有几百个?几万个吧。

    谭孟跃:没有记录过,反正是不少了。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自己在逝者和亲属之间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谭孟跃: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一时想不起来,反正是好的。

    凤凰网文化:那你怎么样,就是向你认识的人比如朋友介绍自己的工作?

    谭孟跃:实话实说呗。

    凤凰网文化:他们会特别惊讶吗?吓一跳?

    谭孟跃:不会,他们一直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因为报考志愿的时候,我学这个专业他们都知道。

    我没有经历过不适应的阶段 这个行业改变了我的性情

    凤凰网文化:那你就是刚入这行的时候你怎么样平衡?你每天,就是直接面对逝者,然后另外你还必须得马上有自己的生活,就是那种活生生的生活,和自己每天面对冰冷僵硬的尸体的这种转换,怎么样平衡这二者之间的关系?

    谭孟跃:这个我没有刻意地平衡,一直都挺平衡的。

    凤凰网文化:就怎么适应?可能你现在就已经完全不用怎么怎么样,但是可能你刚入这行的时候,就是刚接触这个,真正接触逝者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个阶段吧,就觉得不适应。

    谭孟跃:我还真没有,但是别的同事有这样的,就是在这干了一段时间,后来干不了了,害怕,做恶梦,然后就走了。

    凤凰网文化:你是完全没有经历这些?

    谭孟跃:我没有。

    凤凰网文化:你是天生的就是干这行的材料,我太佩服你了。就比如说,就是想象这个场景,是我一个人去面对陌生逝者的时候,虽然他不会说话,我真的是,我肯定是会比较害怕的。我会觉得这个,首先是因为,可能大家都有固定的认识吧。再一点是因为,我觉得我有很重大的责任,就是比如我要护送他走,怎么给他化好了,然后我就比较难以想像这个心理过程,尤其是一个人去面对的时候。就是我想知道,就是这种,就是你这种淡定是一种后天培训出来的吗?比如说你在刚上学的时候,你第一次进课堂的时候可能跟你想象的很不太一样。

    谭孟跃:上学的时候还是挺活泼的,工作以后就稍微是,是变了点,但是我不知道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成熟了,还是因为干这个行业。

    凤凰网文化:这个职业可能就是,你觉得是慢慢地你的性格就由原来的活泼好动,然后变成现在沉稳、比较端庄的感觉。

    谭孟跃:工作以后。

    凤凰网文化:还是其中有一件事,刺激到你?

    谭孟跃:是慢慢变的。

    凤凰网文化:但是肯定还跟你这个职业是有关系吧。

    谭孟跃:我也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成熟了,还是因为干这个行业,然后自己变得稳重了,变得这么淡定了。

    凤凰网文化:跟年龄慢慢增长肯定是有关系的,但你觉得跟自己的职业有关系吗?

    谭孟跃:我觉得可能两种都有。

    凤凰网文化:哪个作用更大?

    谭孟跃:干这个行业吧。

    我不爱哭 但也在为逝者化妆的时候当场落泪

    凤凰网文化:你会不会就是遇到那种特别难处理的逝者?

    谭孟跃:有。

    凤凰网文化:一般是什么样的?

    谭孟跃:像高坠的,还有自杀,烧伤,还有车祸,这些都是特别,属于非正常死亡,特别难的。

    凤凰网文化:那一般处理起来的话,会花费很长时间。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基本上会多久?

    谭孟跃:这个就没谱了。

    凤凰网文化:有超过一天的吗?

    谭孟跃:有可能,有的重大的案件,我们是事先需要做预案,先开会做预案,然后列出来,哪天开始做这个,然后第一项是什么,第二项是什么。

    凤凰网文化:就等于说是先提前弄出来一个方案,看怎么给他整容。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那比如说,如果耗的时间特别长的话,你会没有耐性吗?

    谭孟跃:那当然不会了。

    凤凰网文化:不会急吗?

    谭孟跃:不会不会。

    凤凰网文化:能不能讲一个个案,就是挺疼惜他的,或者是他年龄比较小。

    谭孟跃:一般岁数小的小孩去世,要是需要化妆的,我看着都特别为他们惋惜。

    凤凰网文化:面对一个逝者,你在帮他整理的时候会不会有落泪的时刻?

    谭孟跃:会。

    凤凰网文化:是经?;故??

    谭孟跃:不是经常。

    凤凰网文化:一般会让你落泪,是怎么样触动你?

    谭孟跃:有特别感人的故事。

    凤凰网文化:但你整容之前你会先了解他的故事吗?

    谭孟跃:有可能会。

    凤凰网文化:是他家属告诉你还是什么?

    谭孟跃:是我与家属沟通,我在化妆的时候,可能在之前先跟家属沟通一下,通过家属了解到去世人生前的性格,或者喜欢化什么样的妆,然后再为他们化。

    凤凰网文化:你是每次处理这样的,都会跟家属有沟通,完了就说先了解他这个逝者的一些生前的性格,然后爱好什么的?

    谭孟跃:基本上是。

    凤凰网文化:然后再根据这个,然后再给他化妆。

    谭孟跃:基本上是。

    凤凰网文化:你讲一个,就是一个故事。就是有一个你特别触动的,然后你中间就哭了。你当时就是看见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是因为他的事情悲惨,或者是怎么样,讲述一下。

    谭孟跃: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去世的一个小女孩,她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当时也就20岁左右,她妈妈把她送过来的时候,就哭得泣不成声了,撕心裂肺的,看着特别难受,当听说,需要化妆的时候,我之前跟他们家人做了一些沟通,然后了解到她是中央美术学院的,生前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喜欢扎辫子。稍微了解了一下,然后我为她化妆,当时我就想,我必须把这个小女孩化得漂漂亮亮的,让他妈妈看着心里也舒服一些。然后给她穿上了一件白纱裙,扎了两个小辫子,然后画了长睫毛。所有的化妆结束之后,当她妈妈再看到她的时候,就是特别地,看着特别地,就是没那么伤心了。

    凤凰网文化:就跟睡着了一样。

    谭孟跃:对,就像睡着了一样,好像就是,化完妆以后,她妈看着她也是得到安慰了吧。

    凤凰网文化:然后这个过程里面你是哭了是吗?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你是化妆过程中哭了,还是因为看到她妈妈,感到很安慰的时候哭了?

    谭孟跃:当时看她妈哭的那样,我就心里特别难受,在我一个人画的时候我就是掉了眼泪的。

    凤凰网文化:她是因为什么去世的?

    谭孟跃:生病。

    凤凰网文化:除了你之前了解这些人的故事,你会触动,有些感动,会落泪。有没有就是,不知道他的故事,但是你觉得这样一种,就完全就是一个直观的感受,觉得这样的人去世的很可惜,然后会有触动,然后落泪?

    谭孟跃:比较年轻的会有,因为岁数大的,他就属于自然死亡。

    凤凰网文化:那你最近一次落泪是在什么时候?

    谭孟跃:那早了。

    凤凰网文化:好久没落泪了。

    谭孟跃:我不爱哭。

    凤凰网文化:就是你一旦哭,肯定是那种特别特别触动你的。

    谭孟跃:嗯。

    在我有生之年 中国不会有《入殓师》那种家庭式个人化的入殓师

    凤凰网文化:你看过《入殓师》这个电影?

    谭孟跃:看过一点。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怎么样?

    谭孟跃:还行吧,挺唯美的。

    凤凰网文化:就是从你自己的职业角度来说。

    谭孟跃:我就觉得这个男的整容师,他的一举一动都特别唯美。

    凤凰网文化:但是给你的这个行业是贬义是吧?

    谭孟跃:不是贬义,就像他是在完成一项技术一样,唯美,哪能是贬义?

    凤凰网文化:那你可以从这个电影里边,就是受到一些启发,或者像男主角一样,把逝者当做自己的一件艺术品来处理吗?

    谭孟跃:当然不是艺术品了。

    凤凰网文化:你会受到他的影响吗?就是你看片子之前,看片子之后,你再去工作的时候,你心里上相对会有一些变化吗?就是你看了这个电影之前和之后。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没有任何影响?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是不是中国不太可能有这样的,就是个人化的入殓师,就是家庭式的。

    谭孟跃:对,在我有生之年不会这样。

    凤凰网文化:工作程序上有没有什么出入?

    谭孟跃:没有,工作程序应该是差不多。

    有时候活人比死人更可怕和逝者相处令我了无杂念

    凤凰网文化:我想知道你入行这么久,是不是还惧怕死亡?

    谭孟跃:不怕。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报了这个专业就不怕,还是从小对死和生有一个自己的理解?

    谭孟跃:我一直都不怕。

    凤凰网文化:就从小都这样?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那你从什么时候有死的这个概念呢?一般小孩不会想到这些吧。

    谭孟跃:太小不会,大点了以后,就知道了这些死的概念了,但是就觉得跟自己没关系,后来再大点,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就觉得死亡是生命的结束,没什么可怕的,有时候活人比死人更可怕。

    凤凰网文化:能解释一下这句话吗?

    谭孟跃:你身边的活人可以为了利益跟你勾心斗角,但是死人不会啊。

    凤凰网文化:所以你更喜欢跟死人相处。

    谭孟跃:也不是更喜欢跟死人相处,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死人根本没什么可怕的。

    凤凰网文化:这也就是说,是不是做这行的人也相对性格比较单纯一些呢?就是你不太喜欢那种,比较复杂的,比如说那种关系。

    谭孟跃:不喜欢。

    凤凰网文化:你们做这个行业的人,是不是都心里面杂念很少那种?

    谭孟跃:没有杂念。

    凤凰网文化:是吧?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特别你去工作的时候是吗?

    谭孟跃:对,心无旁鹜。

    凤凰网文化:就是摄影师在拍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吗?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完全不受任何干扰。

    谭孟跃:对,我基本上就是忘了他在拍了。

    凤凰网文化:你是每天,每次工作的时候都是这种状态吗?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就是7年来都是这样,就从来没有过一次,可能你单独跟逝者在一起的时候,心理上有一些波动。

    谭孟跃:就是说我这边化着妆,然后脑袋里想着别的事?

    凤凰网文化:对。

    谭孟跃:不会有,我觉得我这个工作是特别神圣的,它不允许我有其他的想法在工作的同时。

    凤凰网文化:是你自己这样一个意识?

    谭孟跃:我自己的想法。

    我不给自己化妆,也不穿鲜艳的衣服  我乐意为这个职业改变

    凤凰网文化:你对自杀怎么看?

    谭孟跃:他们需要补补课。

    凤凰网文化:你平常比如说在这个工作上只能穿这种素净的衣服吗?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你平?;丶业氖焙蚧岽┫恃薜囊路??

    谭孟跃:回家的时候,基本上我自己买的全都是素的,我妈给我买的就是艳的,就是特别可爱的那种。

    凤凰网文化:其实你从事这个行业之前,你是喜欢鲜艳的衣服吗?小女孩一般都是鲜丽的衣服。

    谭孟跃:之前是。

    凤凰网文化:但是从事这个行业之后你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了。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你男朋友会要求吗?夏天要穿漂亮的裙子。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这是职业所逼迫的,还是自己愿意的?

    谭孟跃:是自己乐意改变的。

    凤凰网文化:就是想被这个职业改变成这样?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那所以你也不化妆。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为什么不化妆?

    谭孟跃:我们上班时间早,没时间化。

    凤凰网文化:平常休息的时候呢?比如跟男朋友约会。

    谭孟跃:那也不化。

    凤凰网文化:每天给逝者化妆,然后自己可能就不想再给自己化了吗?

    谭孟跃:不是,不是,跟那个没关系。

    凤凰网文化:你还真的没有任何杂念。你跟你的朋友和同学聚会多吗?

    谭孟跃:不多。

    凤凰网文化:刻意的?

    谭孟跃:也不是刻意的,我有时间我还多陪我妈待会儿呢。

    凤凰网文化:你是朋友很多的人吗?

    谭孟跃:不是特别多,也就是小学、中学,还有初中的同学,还有现在的同事。

    凤凰网文化:那你一些闺蜜啊什么的吗?

    谭孟跃:有。

    凤凰网文化:闺蜜是这个圈子的,还是其他的行业?

    谭孟跃:是发小。

    凤凰网文化:像你以前的同学,你要跟他们提起说,你现在,就是老同学,像现在在干这个职业,他们一般都会理解,还是一开始就会特别的不理解?

    谭孟跃:他们还真没什么事,没有说刻意回避我。

    我认为殡葬行业的所有工作者都像天使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就是,可能你接触的逝者起码有数万人了吧?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再看待我们这些活生生的人,是什么样的反应和感受?

    谭孟跃:没什么反应,我也不是光看死人,活人我也看啊。

    凤凰网文化:是啊,就是你现在因为你接触很多很多这样尸体的时候,你再看到活生生的人的时候,就是你是什么样的?就是觉得其实大家躺在那都一样?

    谭孟跃:你问这个问题……

    凤凰网文化:那这个职业赋予你最大的是什么?你觉得得到最大的东西是什么?

    谭孟跃:这个问题有点深奥。

    凤凰网文化:或者你概括一下这个职业,就是这个整容师就是什么。比如很多导演说,电影就是魔法,他可以变成胶片,那整容师是什么?

    谭孟跃:我认为殡葬行业的所有工作者都像天使一样,是护送逝者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人。每一个殡葬业的工作人员都特别伟大。

    凤凰网文化:它带给你的是什么?就是你最直接感受到的。

    谭孟跃:一个就是做完了之后,比如说车祸什么的,乱七八糟的样,然后做完之后就好了,有成就感,然后就是因为我奶奶去世,然后选择这个专业,我想让更多的人别像我一样,带着遗憾告别亲人,就这两点,我不会说了。

    凤凰网文化:就这个职业带给你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可以让逝者很安详,很美地走,就是走最后一程。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你能说说你后面那些话,这是你室友写的是吗?

    谭孟跃:室友写的。

    凤凰网文化:你认可吗?

    谭孟跃:我认可。

    凤凰网文化:解释一下。上面写的是,“在(“再”误写成“在”)烦也别忘记微笑”,那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谭孟跃:我也不知道,我不烦。

    凤凰网文化:你心里不会有任何的,情绪上任何的波动吗?不会受任何的干扰?

    谭孟跃:你说平时,还是工作的时候?

    凤凰网文化:都有。

    谭孟跃:工作的时候肯定没有,工作的时候都跟你说了,平时的时候当然也会有烦事,谁没烦事啊。

    凤凰网文化:我问另外一个,你男朋友喜欢你什么?最喜欢是哪一点?是性格还是什么?

    谭孟跃:最喜欢我离他远一点(笑)。

    凤凰网文化:你跟你男朋友在一起多久了?

    谭孟跃:问这个多不好意思。

    凤凰网文化:你喜欢看什么电视节目?不爱看电视吗?

    谭孟跃:不喜欢俗的,不喜欢千篇一律的,不喜欢能猜到结尾的。

    凤凰网文化:你喜欢看什么样的?

    谭孟跃:出人意料的。

    凤凰网文化:具体一点,比如说我爱看春晚。

    谭孟跃:比如说有一个连续剧或者一个电影,你就看一段,然后你就能知道后面肯定会怎么着的,就这种特别不喜欢看。

    凤凰网文化:就最近有一个英国的神剧叫《黑镜》,你看过吗?

    谭孟跃:没看过。

    凤凰网文化:你可以去看一下,应该不会让你预料到,挺好看的。

    凤凰网文化:你会去影院,是跟你的伙伴一块去看电影是吗?看什么电影?

    谭孟跃:热播的,什么都看。

    凤凰网文化:最近看过的一部。

    谭孟跃:忘了。

    凤凰网文化: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特别好的朋友?你室友是你的闺蜜吗?

    谭孟跃:都特别好。

    凤凰网文化:你和你男朋友只能一周见一次?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然后你们见面会看电影、吃饭。你考虑结婚了吗?

    谭孟跃:没呢。

    凤凰网文化:家里人见过吗?双方家长。

    谭孟跃:见过。他们对这个行业认不认可?认可。

    凤凰网文化:我就想问这个。就是你自己的计划,准备结婚吗?

    谭孟跃:没准备,不着急。

    今年将成立以我名字命名的整容工作室

    凤凰网文化:就准备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做下去?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这个行业里面,下面的目标大概有哪些目标?

    谭孟跃:2013年我们单位准备成立一个以我名字命名的整容工作室,现在正在申报,如果以后批下来之后,成立好了,你们可以过来参观,如果感兴趣的话。

    凤凰网文化:以你名字命名?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为什么?

    谭孟跃:因为我是技师。

    凤凰网文化:因为你在这里面职位,级别更高?

    谭孟跃:还可以吧。

    凤凰网文化:你的工作室会怎么运行?

    谭孟跃:预期目标,2013年把所有的设备购齐了,房屋装修好,然后人员的培训,然后就是争取在整容方面,还有防腐方面做一些相关的培训,让我们的工作人员服务水平,还有服务质量提高一下。

    凤凰网文化:你要亲自去招人吗?

    谭孟跃:就是培训我们单位里面的。

    凤凰网文化:就是带队的。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你成立工作室之后,会接其他丧葬的一些活是吧?就你这个工作对外吗,还是只对你们单位?

    谭孟跃:我们这工作室就是相当于比我们现在的遗体整容室高一个层次,主要还是为遗体整容。

    凤凰网文化:我知道为遗体,但是只是你们这个单位的,还是可能以后还会接触更大范围的一些?

    谭孟跃:可能会有家属,或者说有单位需要我们出面帮着他们料理一下这些后事,都有可能。

    凤凰网文化:昨天馆长助理提到一个事情,有的亲属可能告别完死者之后,还会跟你建立一些关系,就你好像还去跟一家人保持很好的关系,能说说这个吗?

    谭孟跃:这个我也不愿意说,他也不愿意提起这事。现在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接受采访呢,就是因为那个阿姨,就是我看的那个家属,她就一直对外,一直都说她女儿没死。她是跟她老公离婚了,然后她带着她女儿生活,可是她女儿后来得病了,去世了,然后她就在我们这儿办的这个业务,火化了已经,都好长时间,现在都已经有,最少也得有5年了。她一直对外都没说她女儿去世,一直说她找她爸爸去了。所以说,有的事我要是说出来对人特别不好。

    凤凰网文化:我的意思就是,其实这个行业可以有种可能性,就是实际上可以跟他们这些亲属去建立一种关系,他们对你有信任关系。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这样的,就是说你把逝者,给他化完妆以后,可能有些他们亲属看了不满意,产生一些纠纷矛盾的?

    谭孟跃:这个还真没有。

    其实我从小想做护士 但是我现在不会改行

    凤凰网文化:你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吗?

    谭孟跃:你觉得呢?

    凤凰网文化:你在你男朋友面前应该是吧。你自己都说是一个事业型的女人,不会谈儿女情长。你男朋友是干嘛的?

    谭孟跃:联通公司的。

    凤凰网文化:你后面有一个爱心108,是不是有什么纪念还是什么?

    谭孟跃:我不知道,也没准是,我室友的好像。

    凤凰网文化:那些小动物都不是你的?

    谭孟跃:不是我的。

    凤凰网文化:怎么什么都是你室友的?你觉得自己女人味足吗?

    谭孟跃:我觉得我外表还挺女人的,但是内心挺男人的。

    凤凰网文化:你是性情中人。能喝酒吗?

    谭孟跃:不喝。

    凤凰网文化:你生气的时候什么样?

    谭孟跃:生气的时候就不爱说话了。

    凤凰网文化:你男朋友是你出气筒吗?

    谭孟跃:我也不说话,我也不理他。

    凤凰网文化: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百年之后,你会想让自己化成什么样?

    谭孟跃:没想过。

    凤凰网文化:你不想这个问题吗?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现在可以想想。比如说你躺在那,可能另外一个整容师来照顾你,把你送走,你能想象一下那个情景吗?

    谭孟跃:还真没有想过,没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

    凤凰网文化:那你是适合做,觉得比较适合做科研,还是,就是把你这块那个技术,工作室可能也有这个功能。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如果让你改行的话你会选择另外一份什么职业?

    谭孟跃:不改。

    凤凰网文化:但是你从小肯定不是这个梦想,你从小立志做什么?或者你向往的,另外一个职业。

    谭孟跃:之前一直都是,一直就想着是当护士。

    凤凰网文化:大同小异其实。

    谭孟跃:一个是治病,一个送人最后一程。

    凤凰网文化:咱中国对你这个职业正规的名字叫什么?官方的称呼。

    谭孟跃:遗体整容师。

    凤凰网文化:是有一个资格证吗?

    谭孟跃:有。

    凤凰网文化:你知道你的同行有多少人吗?

    谭孟跃:这个还真不知道,我知道我们馆有多少人。

    凤凰网文化:你们会有促进交流的机会吗?

    谭孟跃:也有,比如说要是参加比赛的话,不就能交流了吗,或者参加培训。

    凤凰网文化:你出国看外国的这个行业吗?

    谭孟跃:没有,没有过,去过外地。

    我不相信有灵异事件  我没看见我就不信

    凤凰网文化:在你生活中,比方说你们处理完之后,下午出去,你跟室友都会聊些什么东西?你们在一起课余时间干什么?

    谭孟跃:我们聊的也就是衣服裤子鞋,哪个商场,头发、化妆品。

    凤凰网文化:你们会不会聊,比方说专业上,会不会聊?

    谭孟跃:切磋专业。

    凤凰网文化:切磋技艺,就是你们会聊那个吗?比如说今天上午你接了一个活,就是你做的过程中你觉得怎样怎样,然后你会对她聊一下这个。

    谭孟跃:有时候也聊。

    凤凰网文化:最后涉及到什么样?

    谭孟跃:那就没准了。

    凤凰网文化:你自己没有一点恐惧吗?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就是一直很平和?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没有你怕的东西吗?

    谭孟跃:还真没有。

    凤凰网文化:你自己喜欢养宠物吗?

    谭孟跃:还行,喜欢。

    凤凰网文化: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这一说吗?你碰见过离奇的事吗?

    谭孟跃:没有,没碰见过,不相信,我没看见我就不信。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你幸福吗?

    谭孟跃:挺幸福的。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谭孟跃:这个怎么说呢,这个我也不会回答。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晚上12点我也敢出去

    凤凰网文化:那你怎么看待外界给你们的评论,或者一些看法?

    谭孟跃:我认为我自己热衷这个行业,没必要看外边人怎么看我们这个行业,自己喜欢就足够了。

    凤凰网文化:就自动屏蔽掉那些东西。

    谭孟跃:嗯。

    凤凰网文化:你的同行里边,像你这样主动,或者是完全是自愿,自己喜欢的这样的选择的比例有多大?

    谭孟跃:这应该是少数。

    凤凰网文化:像你室友的话,她是怎么样进入这个行业的?

    谭孟跃:她走后门进的。

    凤凰网文化:就其实这个单位还是比较吃香的,是这个意思吗?

    谭孟跃:这个行业之前没人愿意做,觉得这个行业受歧视,但是现在各个方面全都规范,完善了,然后好像也没那么多人忌讳这个行业了,从业的人员素质也全都素质还可以吧,然后这个就是由一个冷门变成一个热门,现在就是很多人想进这个行业。以前是人不愿意进。

    凤凰网文化:那你相信什么?你不相信有鬼之类的,你相信有来世之类的吗?轮回。你会想这些问题吗?

    谭孟跃:不相信。

    凤凰网文化:人走了就走了。你自己一个人晚上敢在这吗?

    谭孟跃:敢。

    凤凰网文化:没有任何感觉了是吧。

    谭孟跃: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晚上12点我也敢出去。

    殡仪馆不会有欢声笑语 但我不觉得压抑

    凤凰网文化:你会不会有时候就是脑海中会浮现一些,就是自己经手的一些逝者的面容。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从来没有过?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你做梦你都梦见什么?

    谭孟跃:做梦有时候是梦见跟工作有关系的,比如说要是办什么手续,或者做梦会梦见丢什么东西了,然后找不着这个东西特重要,然后就一着急,急醒了。

    凤凰网文化:那你们在殡仪馆基本上也不会有很多的欢声笑语吧。

    谭孟跃:没有。

    凤凰网文化:也不会大笑。

    谭孟跃:不会,我们特别注意,要是有家属的时候,我们肯定不会笑。

    凤凰网文化:就是已经成为职业习惯了其实。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但是你在生活中其实是爱笑的吗?

    谭孟跃:生活中挺爱笑的。

    凤凰网文化:但也不会就是大声的,也不会固定成那样。

    谭孟跃:不会有大喜大悲,但是出于礼貌,或者是有点稍微有意思的事会笑一下。

    凤凰网文化:那你觉得压抑吗?

    谭孟跃:不压抑。

    凤凰网文化:你会有特别悲伤的时候吗?

    谭孟跃:一般情况下没有。

    凤凰网文化:就现在还挺平和的。

    谭孟跃:对。

    凤凰网文化:你和你们同事的关系都还挺融洽的。

    谭孟跃:都挺好。

    凤凰网文化:你怎么看待生与死的关系?

    谭孟跃:死亡就是生命的结束。

    凤凰网文化:结束了吗?

    谭孟跃:结束了,我不相信轮回。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什么结束了?

    谭孟跃:什么结束了?

    凤凰网文化:就是死是生的结束,你觉得他这一死,把生的什么结束了?你怎么理解的?你不是说死是生的结束吗,你觉得这种结束的含义是什么?他怎么样就结束了呢?就只是他尸体没了,看不见他了,就结束了吗?你认为是什么样的,怎么样一种层面上的结束?

    谭孟跃:就完全结束了。

    凤凰网文化:就什么都没有了?

    谭孟跃:对。要不你再启发我一下?

    凤凰网文化:按照你理解的来就行。你会就这样尽量哼歌吗?

    谭孟跃:不会。

    凤凰网文化:你喜欢唱歌吗?

    谭孟跃:不喜欢,我唱歌不好。

    凤凰网文化:喜欢听歌吗?

    谭孟跃:还行吧。

     

    因为家离单位比较远,谭孟跃平时住在殡仪馆内的职工宿舍里,周末才回家一趟。图为谭孟跃在宿舍里接受凤凰网文化采访,她身后的墙壁上,写着“在烦也别忘记微笑”。谭孟跃笑说,这是室友写的,还把“再”错写成了“在”。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人物简介

    谭孟跃

    27岁 东郊殡仪馆遗体整容师

    奶奶去世时遗容憔悴,刺激她决心报考殡仪系。她20岁进殡仪馆做遗容师,如今她将成立自己的遗体整容工作室。她说和逝者相处令自己了无杂念。

    河南快赢481怎么样_中乐时时彩是什么-广东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 赵本山弟子出轨| 科比| 内马尔倒钩绝杀| 窦骁| 皮卡丘| 交通银行| 神医毒妃|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轮台县4.1级地震| 邓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