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节 2013.04.04

    从事这个工作最大的好处,就是我对人生的看法要比一般人深刻。我不会什么事斤斤计较。这么多年三教九流形形色色,到我这都是平等的。

    • 1以前的火化设备是从苏联借鉴来的 八宝山骨灰厂还是日本人建的
    • 2殡仪馆不存在暴利 所有物价都是发改委批准的
    • 3我觉得我的工作特别高尚 是在为别人的人生做最后的努力
    • 4人怎么来怎么去,你生前跟你逝后,差别没有多大

    1971年到1993年,期间李庆智在八宝山生产殡葬用品的工厂里工作,之后他调来东郊殡仪馆。图为凤凰网文化对话李庆智。

    李庆智从事殡葬行业41年,作为一位资深殡葬人,他曾经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接受采访、录制节目。

    1971年我17岁初中毕业 被直接分配到八宝山

    凤凰网文化:您大概是什么时候来到东郊殡仪馆?

    李庆智:我是1993年的4月份,从八宝山殡仪馆调到东郊殡仪馆,也是工作需要。

    凤凰网文化:当时是哪个工种?

    李庆智:我来了以后是在车队,我在八宝山的时候是负责工会这一块工作。完了以后调东郊以后就是在车队,熟悉情况以后又当了几年的车队长,后来又调到业务,负责业务工作了,一直当的业务科长,完了是馆长助理,怎么说呢,一共从71年到八宝山到现在,在这个行业41年了,到明年就42年了。

    凤凰网文化:您之前在八宝山也是从1971年到1993年左右。

    李庆智:对,1993年4月。

    凤凰网文化:这个期间您负责什么?

    李庆智:那个期间在八宝山有工厂,就生产殡葬用品的,我在工厂里工作。

    凤凰网文化:您1971年的时候是大概多大年纪了

    李庆智:17岁,初中毕业。

    凤凰网文化:文革期间。

    李庆智:对,文革的后期。

    凤凰网文化:您是怎么选择这个行业?

    李庆智:那个时间不是选择的。民政局从建国以后就没有系统地招过职工1971年12月份,那是民政局第一次从应届毕业生招了三百名员工,那是从解放以来第一次,就是民政局正式招工。

    凤凰网文化:是什么途径?是社会招聘?

    李庆智:对,就是社会,从应届毕业生里边直接招聘。

    凤凰网文化:您当时是家里人让你去还是您自己要去的?

    李庆智:因为我那会上学的时候在班里也是个班长,老师对我也不错。那会人们对民政局具体的工作是什么内容、什么性质也不了解,老师就说民政局应该是不错的,就推荐我到了民政局。到民政局以后,具体的分配工作才知道民政局这里头还有殡仪馆。但是那会民政局是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工作分类,那会就有一个处,就是那会叫火化管理处。一个处,两个院,五个厂,两个院一个是儿童福利院,就是清河儿童福利院,还有一个房山,就现在的安康医院,精神病疗养院,一个处两个院,五个厂包括聋哑地毯厂、盲人五金厂、盲人橡胶厂,就福利企业那么五个厂,那会就是这么多的工作分类。所以说我到了民政局以后,这一说到八宝山,当时感到很惊讶,那会也年轻,17岁,也比较好奇,那会没接触过,也没到过八宝山,根本就没去过,所以说那会就从民政局里头直接就把我们,宣布完名单把我们20个人就直接送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那个院里了。

    凤凰网文化:什么感觉?

    李庆智:也挺新奇,倒没觉得怎么害怕,而且去了以后这些老同志对我们特别照顾,因为我们都是17岁。那个行业从建国以后就没见过新人,所以我们去了以后老同志对我们是甭管是生活上、工作上,方方面面特别照顾,所以感觉还是挺温暖的一个大家庭。

    凤凰网文化:您其实选择也是被迫的?。

    李庆智:对,这不是选择的,因为那会分配工作,能分配工作也没上山下乡插队,觉得还是挺高兴的,你说分到民政局,我父母当时也不了解民政局到底是什么性质,就知道民政局好像管结婚登记这些方面,没想到民政局什么到底是个什么性质,里头都有什么单位,那会一般不是特别了解。

    凤凰网文化:之前采访,发现好多人都是干这个行业之后,发现他们都热爱这个行业了,好像有点离不开了,您进去之后有这种变化吗?

    李庆智:实际上从一开始好奇到后来,因为前期就是说从改革开放以前,整个的殡葬行业还是比较落后的,甭管是硬件设施包括是服务,都比较落后,就一个单纯的火化,那会也没有告别,也没有什么一些丧葬服务这一些,就是简单的一个火化,人接过去以后直接火化。到后来改革开放以后,丧葬习俗也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这方面的精神追求提高了,才有了殡仪服务、丧葬礼仪,这才逐步地开办起来。原来没有,原来硬件设施也没有这些内容,就是包括现在的礼堂,鲜花什么这些都没有,过去就没有搞这个,非常简单。

    凤凰网文化:那个时候是不是也需要亲自去跟尸体、整理尸体吗?

    李庆智:对,因为那会人就是去世一般在家或者在医院,那会医院也没有这么好的设备设施,就现在这个太平间,什么冰柜消毒什么这套内容,也没有,比较简陋。现在还有卫生袋,有尸棺,避免了二次传染和直观的挺恶劣的感觉。以前就是人盖上单子用车拉到殡仪馆,所以所做的这些工作都由殡仪服务员去完成,所以说各种场合包括在家去世了,在医院去世了,或者说意外去世的,都得要亲自到场,以前条件各方面硬件设施也不到位,所以说比现在那当时真是天壤之别了。

    文革时丧葬习俗按四旧都给破了 人去世就直接火化,38块钱就办了

    凤凰网文化:您有没有一些感觉?因为我们这个年代隔得挺远的,您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那个年代可能它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文革,有没有一些什么比较特殊的事件印象特别深刻?

    李庆智:也不是算特殊,因为过去经过文化大革命,把一些过去的那些丧葬习俗都按四旧给破了,可是新的丧葬习俗又没建立起来,所以说我们去正好是文化大革命后期,1971年到1976年,这段时间,老的破了新的没有,所以那个时间就是丧葬就纯粹是一个火化,几千年的传统也好,作为新的一些丧葬的时尚也好,没有。所以这个人去世了就非常简单,通知殡仪馆,那会不叫殡仪馆,叫火化场,通知火化场用车接到火化场以后办理手续,火化手续,直接火化,非常简单,那费用也非常。那会火化一具遗体,包括车费包括人工费,38块多钱,就把这事都办了,而且就是自己家里人跟着去,也没有什么追悼仪式什么这些追思什么祭典都没有,而殡仪馆本身那会也没有这方面的硬件设施,没有这方面的硬件设施。

    凤凰网文化:都是慢慢扩充起来的。

    李庆智:对。

    凤凰网文化:那时候知道火化???

    李庆智:就有火化,没有别的功能。为什么后来说逐步发展起来了,包括文化大革命当中那些老帅去世以后,都是后期平反完了举行追悼会。第一个是陈毅,陈毅就说在八宝山举行告别仪式的时候,八宝山的礼堂很陈旧,连暖气都没有,临时清扫一下,搞得非常的简陋。

    凤凰网文化:您经历了?

    李庆智:当时条件所限,那个礼堂告别厅里点的是炉子,没有暖气,烧的是首钢给我们送的焦炭,就大的取暖炉,条件就这么简陋。

    凤凰网文化:不用油?

    李庆智:那会不是油,连暖气都没有,没有那套设备,炉子是现搬的,就说那个礼堂平时也没人使。

    以前的火化设备是从苏联借鉴来的 八宝山骨灰厂还是日本人建的

    凤凰网文化:那时候那个工艺的话是从新中国建立之后才有了这么一套,咱们自己研发的还是?

    李庆智:你指的是什么?

    凤凰网文化:就是遗体火化。

    李庆智:不是,实际上说火化从解放以后,咱们借鉴了苏联一些东西。最早的火化炉,为什么叫捷克炉,也是当初从苏联捷克,就这些咱们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借鉴的这些东西。实际上最早火化是日本人就搞火化,包括八宝山骨灰厂就是原来日本时期建的,但是他那会使煤或者使木炭烧,那个工艺我没见过,但是说后来等我参加工作,那会就使的捷克炉,捷克82B的炉子火化。这个就是1957年毛主席有一个关于提倡火化的讲话,就是倡导全民实行火化,一个节约土地资源,而且从现在角度上也是比较环保比较符合中国国情的,那会反正是炉子虽然是已经很先进了,但是从现在环保要求,从节能,包括人性化,那都很不理想了。现在你们也看到了,这个殡仪馆没有烟筒,所有的火化炉后期处理设备都有影响,从环保角度包括入炉出炉人性化角度,比当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因为这些年国家对殡葬这一块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改造了殡仪馆所有的设备设施,包括告别场所,国家确实这么多年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而且从宣传、教育包括葬式的改革,这些年来说也做了相当大量的工作。

    凤凰网文化:现在的话,加快进度,就是比如您是1993年来到这个厂的,那个时候的情景是一个什么样的?这个20年间发生了哪些主要的变化?

    李庆智:东郊殡仪馆从我来了以后,尤其是从1997年以后,搞了大量的基本建设,现在咱们所看到的院落格局,包括服务设施,都是在1997年以后到2000年之间建设好的。1999年民政部评选全国一级殡仪馆的时候,东郊殡仪馆是作为北京市行政区域化里头第一家一级殡仪馆,一级殡仪馆评比有很多要求,设备设施、绿化、服务等等这些方面,那会等于是第一家民政部评选的一级殡仪馆。

    凤凰网文化:您1993年来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李庆智:那会还是比较简陋,这些建筑都是从1997年以后陆续建起来的,原来是平房。

    凤凰网文化:这个建筑理念是什么样的?

    李庆智:这个建筑理念当初就是说改造的时候,本着一个二十年不漏,所以说就搞了一个中式的建筑,中间一条线,左右的亭廊都是对称的。你们也看到了,还是突出一个中式建筑的风格,总体来说,一个满足了服务殡葬功能的需要,再一个从整体来说,也给人提供一个美观大方的环境。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体现平等和尊严

    凤凰网文化:您每天来到这个馆的话,什么心情?

    李庆智:我因为从事这个工作时间长,而且在这个行业里面干的时间也长,所以我对这个行业的认识,我觉得应该说是比较透彻的,我就是说一点,人活着每个人都知道要有尊严,对吧,要有尊严,逝去的人同样要有尊严。不管你有权有势,高官厚禄,但是人逝去以后都是平等的,都需要有尊严。这个尊严怎么体现,就通过我们的工作通过我们的服务去体现逝者的尊严,而且通过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服务能起到让逝者家属缓解悲痛的心情,树立重新生活的勇气,更好地去面对人生,面对生活。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做这个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比其他的工作多了一份内涵,多了一份感悟,所以说我这么多年我就觉得人生是平等的,去世同样是平等的。这个平等的形成需要有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你是不是这两天也有所感受?

    凤凰网文化:是,您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案例?您的职业里边肯定有几个很关键的节点,就比如说第一次接触到从来没接触到的,比如说死者,还有就是一种给你带来心灵震撼的东西,就是可能他的离去是完全出乎你的想像之外的这样一些对你生命有一些冲击,不知道您能不能分享一些这样的时刻,以及您的心情。

    李庆智:通过我工作当中接触的这些办理丧事,正常的丧事服务这个没有问题的,说“人过百年终有一去”,正常的死亡这人都需要面对的。但是我工作当中接触了很多就是不属于正常死亡的范畴,比如说一些事故,还有一些突发的疾病。作为我来说也从工作当中得到了很多的收益,说一点,从健康角度讲,现在尤其是最近这十几年,40岁、50岁左右,中年就是的心血管、脑血管突发性,几分钟,抢救都来不及这种情况现在也是时有发生。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现在人一个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生活不规律这几方面造成,这个就是猝死,比前几十年要高不少。等于给我给你们都有一个提示,人就是第一要学会缓解压力,而且要正确的看待荣辱、金钱包括一些身边的琐事,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要能自我调节好自己的压力。我如何说去缓解这个压力,这个作为现代人来说这是一个必修的课。

    再有一个,有些非正常死亡,包括一些很小岁数的孩子,往往因为一些很细小的事轻视生命,走向极端,这个我就说跟咱们国家现在生命教育比较欠缺是有直接关系的。人要珍爱生命珍视自己,不但是为了你,也是为了父母为了社会为了你周围所有的亲人,所以说现在有些就是小年龄的孩子这一方面就是还是从生命教育这一点还是比较欠缺的。

    “殡葬”改为“殡仪”增加了文化内涵

    凤凰网文化:您觉得就是会不会通过这一块的工作,天天我们是在这里给大家送行的最后一程,这样的一个工作的话,有时候社会上发生的一些事件,比如小孩被歹徒给杀死了或者怎么样这种事情,然后包括一些有人自杀准备跳楼的时候大家下来起哄,您看到这些事件的时候会不会格外地觉得我们这个国家缺这样的一种生命教育?

    李庆智:是,这个肯定是,我就觉得生命教育应该从小孩抓起。其实这个东西包括说殡葬行业,包括丧事处理,有很多人仍然现在对这个事心怀芥蒂,一提到这个就觉得不好接受。因为人这一生真正触及到这个行业这项服务的机会不多,而且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什么的,造成鬼神论对这个行业也确实这么多年人们心理有一定的忌讳和偏见。但是这几年通过改革开放也好,现在说宣传,尤其是对外交流什么的,这个人的观念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在对这一行的忌讳现在好了很多,这个一个是人的观念在变,再一个也是我们现在通过我们的服务,通过殡葬改革,我们把殡葬服务改成了殡仪服务,这里增加了文化的内涵。

    凤凰网文化:多了仪式的部分。

    李庆智:对,仪式的部分,包括什么人文关怀,对方告别,就是给传统的殡葬仪式增加了一些文化的内涵。

    凤凰网文化:您刚才说殡葬现在变成殡仪,这个“仪”字体现了所有文化的内涵,我想知道我们是在人文殡葬方面有哪些的一些基本的举措?

    李庆智:我说的宽泛一点,首先说从我们人员构成的一点,首先做好这项工作起码你人得具备这方面素质,原来老的殡葬职工就是遗留下来的那些老人,他们对于现在殡葬服务理念接受起来也是慢,而且要改变他们传统的观念也不是说一朝一夕的。现在你们通过材料也看到了,我现在的员工都不超过30岁,都是经过正规学校殡仪系培训的,都是大专以上的学历,他们经过系统的礼仪、殡葬文化教育包括服务的一些规范,人员的素质有了,再为家属提供服务的时候,他就能够发自内心的去做好这项工作,这样也带动了家属对这个殡葬文化的一种体验,一种承受。

    这个清明节每年是咱们中华民族传统的祭祖的一个节日,今年我们还在原来基础上,就是原来所有服务项目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部分。现在我们就是本着以人为本、绿色环保祭扫,开了网上祭典,鲜花祭典,我们还设置了时空邮箱,就是利用多种渠道抒发逝者家属对自己亲人的这种缅怀之情。而且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大家都了解,丧葬习俗对于国家的土地的节约,包括环境的?;?,这方面都要通过我们的工作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我们的宣传去实行新的殡葬方式和新的殡葬理念:节约土地、?;せ肪?、绿色殡葬、以人为本、便民利民惠民,这都是当前我们着手重点去要做的。

    第一,让老百姓能够接受的价格去安排老人的后事,这个低保贫困的这些,我们要提供相当一部分的低价服务或者免费服务,免费给他们提供一些丧葬用品,一些必要的服务程序。有些东西我们要免费提供,每年清明节我们都要为家属准备轮椅,准备一部分免费赠送的鲜花,包括小白花、黑沙这些东西我们都是免费提供的,为大家也是提供了一个方便的良好的一个祭扫环境。为此,北京市民政局也下了很大的力量,做了很多的准备,让每个逝者家属都能体会到人文殡葬、绿色殡葬、环保殡葬给大家带来的便利。

    现在每年清明节国家给了假,往往就造成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扫墓人员相对集中,利用这个假期去祭扫,我们也是通过媒体,通过网络通过报纸宣传,要求大家错峰祭扫,避免人员过度拥挤带来的安全上的问题。所以说这点我也拜托你们,通过你们媒体告诉广大市民,广大的逝者家属要合理的安排祭扫的时间,这样配合全社会把清明祭扫整个的过程安全圆满的去完成,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情况。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跟大家的观念的变化也有关系是吧?

    李庆智:对。

    凤凰网文化:我们也在试图通过这些人文理念,让大家觉得它不是一个神秘的忌讳的事情。

    李庆智:对,现在就说年轻人80后、90后对这个网上祭典、鲜花祭典这个就接受程度要比老人相对要好一点,因为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比较快,而且思想也比较开放,一般的老人有的还是按照过去的那个习俗去祭扫,我们也提供方便,主要是在引导文明祭扫这方面,我们投入更大的精力去做好这项工作。

    殡仪馆不存在暴利 所有物价都是发改委批准的

    凤凰网文化:您怎么面对这个行业现在还是面临一些争议?比如说外界会认为有一些收费的问题,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李庆智:这个是这样,我们在收费上是两块,一个是行政事业收费,一项还是商品收费。实际上作为殡仪馆,担负了两项职能,一个是本身的企业的一种职能,就说自身的工作,火化什么的这些本职工作的一些职能,还要担负社会的责任,包括刚才我谈到的低保、帮困,包括一些就是需要特殊处理的一些问题。这些东西该我们做到的双份责任我们都要担负,一个社会责任还有一个本身的工作责任,所以收费问题上往往大家有所误解。这个行政事业收费这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批准的收费项目,商品类收费这属于随行就市,因为现在市场开放,这个丰俭由人,就根据家属自己自身的经济实力,到殡仪馆以后我可能说一千块钱我也很圆满地把这件事办了,我有这个消费能力,也可能我花几万,甚至上十万,有这个承受能力,我们也可以给你提供服务,但是我们现在提倡的观念跟家属的观念也是,咱们厚养薄葬。

    现在咱们提倡厚养薄葬,就说老人生前你好好待他,给他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保障有病能就医,去世了以后要从简,因为本身人去世以后注重的是追思,没有必要大量的钱财物力都浪费在这上面。重要的是我们继承老人的遗愿也好遗志也好,过好今后的生活今后的人生,从老人身上吸取更多的精神营养,这是最重要的。所以说这个理念也是我们这么多年去不断的宣传,去推广的理念,就是厚养薄葬。

    凤凰网文化:就是你拿这个来回击一些争议,或者您觉得有一些外界会觉得你们可能是一个很暴利的行业,或者是一个挺肥的行业,然后可能还需要托一些关系进来之类的,是有这么好吗?

    李庆智:不是,这个怎么说呢,从社会层面上来说对我们这个行业确实有误解,为什么?因为到殡仪馆以后,就是人去世以后,从人去世以后,我们把遗体运到殡仪馆,整个的全过程刚才我说了,民政局这几年搞了“零百千万”工程,而且也各方面也都做了宣传。“零百千万”工程,零、百、千、万这都是有具体的内涵的,百元的骨灰盒,一个骨灰盒一百元的、二百元的、三百元的都有,千是一千块钱你就能办理完整的一个丧事,万就是一万块钱你就可以下葬,就有一个墓葬形式,“零百千万”工程。

    凤凰网文化:零是什么?

    李庆智:零就是低保什么的,免费的,我们这有免费提供骨灰盒,免费送,有低保的或者是特困的免费送,而且就说有些特殊情况包括一些无名遗体,这个之后一分钱费用没有,我们也得负责火化。所以说一说起来,说殡仪馆暴利,实际上并不是说殡仪馆暴力,因为现在殡葬市场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现在就说社会上有很多殡仪馆之外的人员在从事这个方面的工作,但是一般的家属可能对这方面了解不是特别清楚,往往有些钱就花得特别不值,就是不应该花的结果也花了。

    凤凰网文化:某些环节是被别人赚去了?

    李庆智:对,真正到殡仪馆,你要一千块钱包括接遗体,包括简单的告别,包括火化,包括骨灰寄存,一千块钱你就能解决问题了。你再说我在外头花了多少钱,我买了一套几千块钱的衣服,什么我买了一个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墓地,那肯定是,但是作为我们殡葬行业本身,作为我们民政系统我们提供的服务是没有不存在这个暴利的问题,我们是事业单位,所有的收费除了商品费之外都是发改委批的,我们严格遵照发改委批准的物价。

    我觉得我的工作特别高尚 是在为别人的人生做最后的努力

    凤凰网文化:再说说对你们的企业文化方面,就是你们的员工实际上出乎我们的意料的,都挺阳光、健康的,不知道你们怎么去激励员工,怎么去培训员工?让他们可能在有一些相对压抑的工作当中有自己的一些放松的东西?

    李庆智:这些年年轻人陆续多了,对于每天接待家属,面对悲痛、庄严肃穆的这种场合,对他们来说确实会对心理上、精神上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从我们各级领导,从心理抚慰方面,每年都做了大量的工作,我每年给职工做一次体检,而且每年我们都请老师定期给我们讲一讲课,包括心理抚慰这方面,讲一讲课。

    从生活上,我们也给职工提供一个非常全面的文艺娱乐这方面的活动,让职工在工作之余有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气氛,我们投资给职工建立健身房、阅览室,还组织一些篮球比赛什么春季运动会,夏季运动会什么歌咏比赛。就是利用这些方式排解一下工作带来的负面影响,效果实际上也是不错的,而且就说我们现在的青工从各方面也确实都有才能,有会乐器的,有包括会唱歌声乐这方面的,什么篮球、乒乓球,有的打的相当不错,打的很好,我们也是采取各种措施,使大家保持正常人阳光的生活态度。

    凤凰网文化:您平常跟他们沟通的方式是怎么样的?

    李庆智:虽然我跟他们应该说是代沟不是一个俩了,但是我跟现在这些学员关系也非常融洽,我通过跟他们的交往,包括日常的生活相处,我觉得我自己也年轻了,我受他们的影响,不是他们受我的影响。而且他们也都是属于大专以上的学历,基本素质也有,而且心态因为年轻人,心态也非常的开放,非常阳光,在这个基础上,相辅相成的。我们把职工的精神状态调节好了,本身他们能更好地去投入工作,工作带来的负面压力,我们通过其他的业余生活的组织给他们排解掉,所以说效果不错。

    凤凰网文化:您如果要是有个机会跟大众去描述您所从事的行业,您会怎么形容它?

    李庆智:我觉得殡葬行业就是我所从事的行业,是一个广大人民群众缺不了、而且我自己又觉得特别高尚的一项工作。为什么高尚?人的一生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人对生命的重视胜过其他任何东西。权利、金钱、物质、欲望,都代替不了生命,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在做人生最后的努力。我觉得我的工作特别高尚,而且家属也好,给群众也好,给我的亲戚朋友带来最大的心灵抚慰,这是我工作的宗旨,就是说所要做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抚慰每个失去亲人悲痛的这种心情,每一个人让他们在我这化解悲痛,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觉得这是我的收获我的成就。

    我个人春节的时候不会出去串门

    凤凰网文化:您介绍一下您的家庭情况。

    李庆智:我家庭情况就是怎么说呢,我属于50后,跟大多数50后都是一样的,三口之家,孩子我闺女今年都32了,外孙今年1岁,所以家庭是挺美满的。并不会因为说我从事这个行业而带来什么其他的负面影响,没有,很好很和谐的。

    凤凰网文化:您家人都非常支持您,从一开始?

    李庆智:对,因为我是参加工作之后17岁参加工作,参加工作之后搞的对象,所以她肯定要支持我理解我这项工作,不支持我不理解我也组成不了这个家庭。

    凤凰网文化:她是哪个行业的?

    李庆智:她是幼教,就是幼师。

    凤凰网文化:当时您几岁谈的?

    李庆智:我那个时候谈恋爱是25岁多谈的恋爱,因为我那会有规定,得男的26、27,女的24、25才能领结婚证,完了以后等于我是28岁结的婚,搞了两年对象,28岁结的婚。

    凤凰网文化:有人给你介绍还是自己?

    李庆智:对,都是通过介绍的。

    凤凰网文化:当时那个年代她听说你是做这个事业的,她心里面有一些想法吗?

    李庆智:她还真是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而且她父母对我们也是挺支持的,等于她父母思想还是比较开通的,那会就说比较开明的,对这个不是特别忌讳。

    凤凰网文化:您的女儿是哪年出生的?

    李庆智:1981年。

    凤凰网文化:比如说几岁的时候你们告诉她你是在这工作的?您什么时候带她来过吗?

    李庆智:她来过,她从小就知道,因为这个事我们俩之间谈话也好平常工作有什么事,就不瞒她,所以她从小就知道我在这工作。而且小的时候因为我那会在八宝山上班,院里也是绿化的特别好,当时去八宝山都没问题。

    凤凰网文化:开家长会的时候呢?

    李庆智:开家长会一般开家长会不去问你行业,但是填表肯定就是直接就写什么单位。

    凤凰网文化:您觉得现在也好、过去也好,大家对您这个比如说第一次介绍您的时候,您说我是这个行业的,他们更多的是尊重还是敬而远之?

    李庆智:这个还是前几十年人就比较传统,所以对这个还是你说介绍的反正感到一个是惊奇,再一个反正也觉得这个火葬场怎么怎么着。现在不是这概念了,现在一般这些朋友同事都包括老同学什么的,现在对这个行业不是那么有隔膜,也觉得很普通了。

    凤凰网文化:咱们吃饭聊天的时候您说过,春节的时候可能还是不会主动去拜访别人。

    李庆智:春节一般尽量我们就是这么多年形成的习惯,就不那么去串门,尤其就是到医院探望病号,这事一般我们不去。

    凤凰网文化:这是你们的一个行规吗?

    李庆智:不是,这可能是我个人的感觉,反正我是不去的。

    凤凰网文化:还是担心?

    李庆智:怕给别人造成什么心里的负面的影响。

    凤凰网文化:现在比如说小孩,他们也是这样的吗?

    李庆智:他们比我们要又开放了,这帮孩子思想里没有这么多过去的什么,他们没有这么多的想法,他们就认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我每天来把我的工作干好就行了。

    人怎么来怎么去,你生前跟你逝后,差别没有多大

    凤凰网文化:您是明年就工作大概退休了。

    李庆智:对,我明年年底退休,正好44年从事这个行业。

    凤凰网文化:如果要是说有机会来总结您的工作生涯或者您的一生的话,您会怎么总结?

    李庆智:我觉得我从事这个工作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我对人生的看法要比一般人要深刻。对人的一生的理解要通透得多,而且就通过这个看法影响了我自己日常的生活、工作,都有一定的影响。我不会说什么事斤斤计较,或者眼光短浅,因为人的一生我这么多年接触的逝者起码不能说几万,也差不多,所以说形形色色方方面面,包括三教九流什么的普通百姓或者是高官,我都接触到了,所以人怎么来怎么去,你生前跟你逝后,差别没有多大,到我这都是平等的。

    所以说,我当初接触过一个人,具体不说是什么单位了,他去世48岁,他怎么去世的,他平常就是比较内向不善于跟别人沟通,他在办公室同样的两个人都应该同时提正处的,他没提上,前后三个月他就牺牲了,心胸狭窄,他爱人都跟我说,他就是心胸太狭窄了,真正去世了以后,他是不可能再想明白了,但是他家人都想明白了,什么这处那处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说这就是人对待人生的一种态度,人不能说过分的去追求什么。

    凤凰网文化:如果生活中面临一些纠纷的时候,包括。

    李庆智:不是我,作为我们这个行业职工我就看出来了,做什么事都非常大度,就比一般的人要想的开,就能过去的事就绝对让他过去,不会说我这事就这么着了,很少,也受这么多办理后事,受家属逝者包括生平一看,心里都明白了,所以对人生看的特别通透。

    凤凰网文化:那行,最后您说一下对东郊殡仪馆改革的期望。

    李庆智:东郊殡仪馆今后这几年,第一,在火化设备上我们还要加大投资,包括排放,要提高标准,这是一个,再一个,从人员培训上在软件上下工夫,就使每个员工都具备一流的引导服务,包括心理抚慰这么一种基本技能。使家属进馆以后就像老家一样,作为家属的一个成员去帮他处理后事,使他觉得非常的贴心,比现在要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再一个就是通过我们的工作去贯彻新的殡葬理念,还是刚才咱们说的,就是绿色、环保、节能等等,通过我们的宣传通过我们的工作去推广这个。

    凤凰网文化:行,基本上就这些了。

    李庆智:谢谢。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人物简介

    李庆智

    59岁 东郊殡仪馆馆长助理

    1971年他17岁,刚初中毕业就被分配到八宝山。他今年59岁,从业41年,明年60岁退休。他说,殡葬业就是在为别人的人生做最后的努力。

    河南快赢481怎么样_中乐时时彩是什么-广东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 黄子韬| 巩俐 高开衩裙| 埃托奥宣布退役| coach| 巩俐 高开衩裙| 赵本山弟子出轨| 看见恶魔| 窝窝团| 奥尼尔| 杨幂粉丝抵制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