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节 2013.04.04

    我们四人在一个部门,都比较喜欢音乐,组建乐队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解压方式。工作时我们是一种人,要注意说话和表情,工作之外我们是另一种,一进了屋就小孩似的撒开了玩、折腾。

    • 1四人同在一个部门 由殡葬管理处歌唱大赛萌生组建乐队的想法
    • 2排练的时候怕室外的家属听到 音响很小声
    • 3对我们来说这是减压的方式 我们也可以跟小孩似的撒开了玩儿
    • 4希望工作和乐队都能进行得非常好
    '正在加载中...'

    乐队名字取自汪峰的歌《怒放的生命》,他们都很喜欢汪峰。平常排练的场地就在殡仪馆内的健身房里,下班了大家就凑一块玩玩儿音乐。图为凤凰网文化对话怒放乐队。从左至右依次为王振兴、王千、袁磊、吕天昭。

    他们现场演奏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孤独》。因为是在殡仪馆内,他们在演奏前特意把音响声音调小。

    四人合照

    四人同在一个部门 由殡葬管理处歌唱大赛萌生组建乐队的想法

    吕天昭:我叫吕天昭,我今年26,在东郊殡仪馆工作,所在的部门是引导服务中心,引导员,我们这支乐队名字叫怒放乐队,我在里边的角色是架子鼓。

    袁磊:大家好,我叫袁磊,我也来自东郊殡仪馆的引导服务中心,我在怒放乐队里的职位是负责吉他,希望我们大家的这个乐队能够越来越好。

    王千:我叫王千,来自引导中心,我在乐队里的角色是主唱。

    王振兴:我叫王振兴,同样来自东郊殡仪馆引导服务中心,我在乐队里负责贝斯。

    吕天昭:在12月份的时候我们殡葬管理处举办了一个“阳光杯”青年歌曲大奖赛,我们四个人也在一个部门,平时每天生活在一起,都是爱好音乐、喜欢音乐,然后我们就组建了一个小组合。唱了一首汪峰的《我爱你中国》,排练了两个月,在比赛的过程中我们在一块每天排练,一起生活,大家都非常好,也共同聊了聊自己对音乐的想法、梦想,后来我们在比赛结束以后我们获得的三等奖的成绩,我们这是第一次在一起合作,获得了三等奖。我们也觉得挺满意的了,后来大家就说都是年轻人,也爱好音乐,也热爱音乐,我们就是想了想,我们要不组建一个乐队吧。

    正好我们其中里边袁磊和王千在吉他上边也都是会,在谱子上边也都会,包括王千他也有自己的原创歌曲,在这上边他能带领我们。我和乐队成员王振兴我们都是乐器没接触过,但是我们也是后来学习、报班,通过朋友对我们的辅导,慢慢慢慢对这个乐器也熟悉了很多,我相信我们这个乐队慢慢慢慢成长,在以后这个行当里面肯定会绽放出自己的一些能力,谢谢。

    我们主要喜欢的歌手汪峰、许巍、郑钧,还有一些网上不知名的一些创作人,但是他们的作品,我觉得我们认为是非常优秀的。一些也是原创歌曲,我们也会去学习他们的一些创作的曲子,具体定歌还是主要以我们团队大家一块来商量,一块来定,也不说谁拍板,就大家都认可,觉得这曲子行,挺好的,就这么定下来敲下来。

    排练的时候怕室外家属听到音响很小声

    凤凰网文化:你们乐队排练的时间一般是什么时候?

    吕天昭:排练的时间段由于我们的工作关系,我们就是半天的班,到下午两点下班,这上午期间我们是不会排练的,一个是工作,一个是有家属的原因,不能影响到人家。我们就是下班两点以后排练,排练到一般就是五点左右就回家,因为就是我和袁磊我们两个人住在石景山,也挺远的,回家的路上也得需要一个多小时,所以不会太晚。每天反正也就是这样,两三个小时,有的时候要是有一两个人有事的话就剩下的人自己过来练练,馆里边都听过,评价还行,就是鼓励我们,希望我们继续走下去,有更多的作品带给他们。我们也有后勤的人员,包括我们去网上找找谱,找找曲子,大家也是一块,不光我们乐队几个成员,还有一些同事、朋友也坐下来聊一聊哪首歌不错,你们练一练,觉得你们比较好,大家一块商量。

    凤凰网文化:有你们粉丝吗?

    吕天昭:粉丝谈不上,反正就是支持我们,鼓励我们。

    工作之外我们是另一种人也小孩似的撒开了玩儿

    凤凰网文化:你们在殡仪馆内排练的话,会不会怕外面听到,因为毕竟殡仪馆还是比较严肃的一个场所,你们怎么规避这种影响?

    吕天昭:比如说我们的音响放歌我们要跟着走,然后听他的一些节奏什么的,也就是特别小声的,趴耳边去听,因为这个音乐这个声音肯定是千万不能影响到家属的。

    凤凰文化:你们殡仪馆的领导是不是对你们这支乐队非常支持?

    王千:对,我们馆领导对我们这个组建乐队是非常支持的,对我们这个课余生活,台球、羽毛球、篮球都是非常支持的,买篮球装备,衣服鞋羽毛球拍子这些等等,女孩就踢毽,羽毛球,对我们课外活动还是非常关心关注的。

    凤凰文化:这种减压方式。

    王千:对,减压方式肯定的减压方式,我们就是工作的时候我们是一种人,然后说话什么表情,在课余生活中是另一种,一进了屋就小孩似的撒开了玩、折腾。

    凤凰文化:像年轻人一样。

    王千:对,像年轻人一样。

    我们四人能组成乐队关键是性格互补

    凤凰文化:你觉得是什么能够让你们四个人组成这个乐队?

    王千:我觉得我们4个人在性格方面挺互补的,我觉得一个乐队要能玩的好的话,必须得团结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人要是就是话不投机的话,一个音乐里边互分国界什么的。但是我们四个人还主要看性格,性格能合得来,四个人能在一起也是喜欢一些歌什么的,然后在一起讨论,大家都挺开心,所以说在排练的时候也比较能进入角色,谁有不懂的地方我们都会互相讨论探讨这个问题。

    凤凰文化:发生过摩擦吗?

    王千:当然有过,这个肯定的,但是我比较有耐心,他们有时候脾气有急的,我会细心跟他们讲解,都是朋友没有什么,特别在音乐方面更没有什么。

    凤凰文化:你更专业一些是吗?

    王千:不能说专业,我就是喜欢这个,而且自学的从小,虽然不是玩的特别好,但是我就觉得音乐只要能唱出自己的风格也好。主要的歌不是唱的技巧怎么怎么华丽,主要是看能不能打动人,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一首歌挺简单的,但是它能打动你,这是最重要的。虽然说我们在这个地方不大,但是就这个舞台挺高兴挺开心,没有什么太大的舞台,但是在这挺开心的。

    希望工作和乐队都能进行得非常好

    凤凰文化:你觉得这个地方对你们个人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最想对乐队对殡葬工作说点什么?

    王千:我觉得是坚持,我觉得我就是坚持。

    袁磊:我觉得上学的时候还跟孩子似的,突然来到一个这样比较陌生的单位,又是接触一个社会冷门比较偏的行业,但是看过了许许多多的这些个生死离别的事情,自己认清了很多东西,更珍惜现在美好的生活吧。

    王振兴:我就只有一句话,我非常热爱我自己的工作,但同时我也热爱我自己的乐队,希望工作跟乐队我们都能进行得非常好。

    吕天昭:我也是非常热爱我的工作这个行业,我对这个行业觉得没有什么负担。就是在以前老人家觉得这个不吉利,但是现在这个时代现在这个社会父辈的还有爷爷那辈关键思想都转变了,也都是觉得这行业挺好的。

    我们都是认为这个就是积德行善的一个行业,不会什么死人不吉利,我们家里边不会这么想,所以这个行业我是首先非常热爱的,其次我们家里边人也是非常支持的,然后这个乐队和我们的行业也不冲突,工作时间都不冲突,上班时间就该工作工作,下班了就是大家在一块在一起玩音乐,就挺好的,我也是希望我们的乐队能够好好在一起团结,一直走下去,能给我们馆里边带来更多的荣誉,更多的成绩,非常感谢馆领导对我们的支持还有我们的同事朋友对我们的鼓励,谢谢。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人物简介

    怒放乐队

    东郊殡仪馆四位年轻引导员
    王千、吕天昭、王振兴、袁磊

    乐队诞生于殡葬行业的一次歌唱大赛后,殡仪馆领导很支持,为他们配备乐器和排练场所。他们说,这是他们减压的方式,一进了屋就小孩似的撒开了玩。

    河南快赢481怎么样_中乐时时彩是什么-广东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 coach| 许魏洲| 窦骁| 世界杯最佳阵容| 山东大学| 皮卡丘| 巩俐 高开衩裙| 少年派| 科比| 中国红十字会|